黄舒

乱写脑洞的方形蘑菇
不!为什么我是方的!

烂柯【全文】

烂柯
“很久很久以前,有一个隐士在山里砍柴,突然听见下棋的声音,这个隐士是爱棋的,于是循声赶过去,看见一宫装美女正和个白发老叟对弈,几手棋看得他心驰神往,于是他站在一边,定定地盯着看,嘴里啧啧地赞叹着。那妇人听他赞叹,知道他懂棋,就给了他一个果儿吃,隐士吃了就不觉得饿,一直一直地看下去,看罢一局棋,抬起手揉揉眼睛,哪还有什么宫装妇人和老头子,手里的斧头都烂得只剩下个把儿了。”

“爸,这个故事是什么意思呀。”被窝里的小柯洁眨着眼睛。

“……睡吧儿子,明天还得学棋呢。”柯爸爸拍拍小柯洁的头,掩上门出去了。



十多年过去了。

“我将尽我所有的智慧终极一战。”

棋子嗒嗒地落下去,堆叠出诡谲的形状。

负四分之一子。

中盘投子。

中盘投子。

“现在才发觉...原来和人类下棋,是可以这么的轻松、自在、快乐...下围棋真好。”


一年.

赛场上,万籁俱寂。柯洁挠挠头,看了一眼面色凝重的对手,低下头一手黑棋轻轻塞在大龙的死穴,原本均衡的局势轰然垮塌。“白方投子,柯洁九段,胜。”

“柯洁九段‘进化’了。”赛后,著名日本棋手藤野二郎对着镜头,面色凝重,“他从那三番棋中学到了很多,今天他下得很飘逸,跟我所了解的柯洁九段完全是两个人。”他擦着光头上细密的汗珠,“太可怕了,这个男人的棋路已经不是我辈所能看透的了。”

春兰杯,三星杯,LG杯。

“我不知道我能否阻挡这个年轻人,但我将拼尽我全部智慧与之一战。”

嗒嗒嗒,嗒嗒,嗒。

“还有谁能阻止这个年轻人?”





“黄博士。”时隔两年,柯洁再次面对这个寡言的男人。“我想再跟狗下棋。”

“狗退役了。”博士的台湾腔一如既往,“它是不会再同人下棋的了。”

“我想它应该不会拒绝我。”

“我们不允许这种事的,”博士端起茶杯喝了一口,向后仰进自己家的沙发里,“以柯先生的天赋,不应当陷在这个AI里。”“可是……”“不要再说了,年轻人,它现在已经不在我的手里了。”

“毕竟它的战场,是星辰大海啊。”



又是十年光阴荏苒,许多人倒下了,又有更多的人站了起来。

“柯老师,人类真的无法战胜狗吗?”一个孩子的声音。

“再强的机器,都是有它的极限的。”面对着年轻弟子的提问,柯洁笑着揉了揉他的脑袋,“如果狗真的无法战胜,那么它自奕的结果就应当是全胜才对,可见狗也并没有掌握真正的道。”

“那什么才是真正的道呢?”

“来玩这个吧。”柯老师掏出纸,画了一个井字。

“这样呗。”孩子拿起笔往中间画了一个圆圈儿。

“你赢了。”柯洁放下笔,“至少你不会输,这就是道。”






地球的某个角落,一间巨大的会议室,许多西服革履的人站着,白色的幕布荧荧地放光。

“这就是我们所面对的,先生们。”黄博士还是操着国语的口音,“一个奇妙的信号,不知所来,不知所往。”

   大屏幕上出现一个波纹。

   “感谢射电天文台的同仁,我们没有错过这个机会。”波纹扭曲着,变换成文字。

   “动用计算机阵列进行破译的结果是另一个频率,还有一个简单的单词,翻译成中文,就是……”熟悉的十九路绽放在荧幕上,“围棋。”

“对方起手天元。我们试着把狗的棋路用那个频率发出去,回复转瞬即至,这或许是狗下得最困难的一局棋。”黄博士的声音有些干涩,屏幕上黑白子交替地下着,“狗被击败了。”台下的惊愕声骤起。

“众所周知,狗的出现揭示了人类棋手对于棋局的一种过拟合。”博士继续他的演讲,“无论是狗的思路还是棋风,都展现出一种奇特的暴力美学。”

屏幕上开始展示狗自奕的棋谱,“狗的概念里没有定式,没有人们为了简化计算而作的那些约定俗成,它的计算力足以支持它抛弃定式。”

一个尴尬的停顿。

“然而狗再厉害,也是用人的数据喂大的。”

“这次狗的对手,不是人。”

刺啦刺啦。

一行字突然浮现在大屏幕上。

冰冷的宋体五号。

“新进展,三个月,乌镇,最终对局。”

满座肃然。




几天后,乌镇,久违的水乡,乌篷船漂在郁绿的江心。

嗒嗒嗒,嗒嗒,嗒。

“还有这种操作啊。”打谱的柯洁由衷地感叹。

“是的,就是有这种操作。”黄博士望着河水,“他的逻辑与人类完全不同。”

“就像泡面和拉面的区别吗?”

“应该是游鱼和飞鸟的差别吧……同样的时空结构,做事的方式却截然不同。”

“所以你们要我来这儿就是为了看看他们是怎么打败狗的?”

“狗需要你的帮助。”

“好。”


“这是狗三年以来的所有对局。”

砰。

哗啦哗啦,哗啦哗啦。

挠头,抠手,呆毛啊呆毛赐予我力量。

“对手并不能稳定赢嘛。”

“起初还是五五开,”翻着对局,黄博士也苦恼着,“最近突然胜率飞升,对方技术进步的速度远远超过了狗,以现有技术架构来看,狗的提升空间已经不大,深度学习……马上就要走到这个算法的极限了。”

柯洁扭头看了一眼,狗的机箱轰轰地响。

“别慌,咱们能赢的。”



“我是说,也许。”

柯洁窝在分析室已经三天了。

“您要不要吃点别的?”黄博士把一摞泡面桶端出去,转回头问。

“好难啊……这两边儿的棋我是真的看不懂。”

“我们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。”

“好吧,我将尽我的智慧,……”

“您不觉得自己像一个戏台上的老将军吗?”

“我还是想吃康师傅……”




柯洁近来常常想起那个故事。

望着天书一样的棋局,这个天才迷茫了,一如他面对狗时的迷茫。

烂柯,真的要烂柯了,狗这三年下的有自己百倍的数量,看不懂。对面这个xx星人的思路更是诡谲,这一手……看都看不懂,不要说下了。

烂柯所讲的,果然不止是时光啊。

以凡人的智慧,去揣测眼前天道一样的棋路,我没有那个果子啊。

等等,天道……一样?

这次是“最终”对局啊。

我们所面对的,究竟是什么?





最终的对局,无论如何还是要来的。

船上的风很凉,棋盘很光滑,闪烁着诡异的光。

“这次我们执黑。”

“……可以。”信号明显迟疑了一下。

“柯先生,要不要再考虑一下?中国规则下的白棋……”

“狗一个月以来执白胜过吗?”

“没有。”

哒。

BGM还没来得及响,棋盘上突然出现了一行字。

“MMP!三个月的时间,你们居然悟到了!”

那个频率静默了。

这群人类要疯了。




“围棋果然是存在终极的。”

河水被桨卷起来,掉回去。

“幸好它离我们还很远,……大概有四狗到五狗的级别吧。”

“身为不到一狗的棋手,您的判断倒是很坚定呀。”

“现在狗可以跟我下棋了吗?”

幸好那个隐士只是个凡人。柯洁想着,把头伸出去看澄静的天空。

狗的风扇均匀地呼吸着。

【Fin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第一次写以现实人物为主角的小说……
Ooc的话见谅。
想写一个求道的故事,
烂柯是一个凡人妄求天道的故事,
下棋也是一个求道的故事,
面对远强于自己的同道,
面对那终极的胜负之道,
认识到自己局限性的同时,
也会有一种幸福感吧?
最后感谢某柯洁迷妹@一日不见 如三秋兮
没有你的启发和孜孜不倦的点拨
这篇文章不可能呈现成现在这个模样
啊说了好多啊。
原谅我第一次写这种东西好激动好激动!
虽然稳定没人看吧
看到最后这句话的人
我祝你能够常常感受到求道的快乐
虽然很中二,但是真的好快乐呀。

评论(9)

热度(48)